黑D

主刷JR!欢迎勾搭w

【参鹰】小甜饼战争

使用预警:
-ooc致歉
-深井冰走向
-食用愉快。

克林特失踪了,他离开的时候似乎很着急,行李散落在床边。

也许是被敌人抓住了?或是被他的仇人们找上门了。
布兰特端着咖啡惊讶的想到。
巴顿特工失踪的原因总是那么多。
但他失踪一段时间似乎也并不全是坏事。

而事件主角克林特坐在酒吧里闷的心塞,用啤酒纪念这美妙的周六早上,没有任务没有电话,还有比今天更适合离家出走的吗?
但他有些担心布兰特是否发现他不见了。
“也许我该留张纸条什么的。”他向身旁的人征求了一下意见。“也许他只会像往常一样,开始他的工作。”早上来喝酒的人少得可怜,克林特无聊的让椅子转来转去,酒精的味道散入了空气中。

“我为什么离家出走?只是为了争取我吃小甜饼的权益。老兄,你大概是无法理解它的美妙了。但你是难得早上来喝酒的人。”
”不,我很确定他十分介意我把小甜饼的渣弄得到处都是,真的。”
多么失败的离家出走啊,
克林特假装射出了一支爆炸箭。
——————————————————————
到晚上,布兰特就发现克林特靠在门前。
“你活着回来了。“
”我不是被人抓了,是离家出走。“克林特按捺住跳窗逃走的冲动。
鼓起勇气来,克林特,即使最终boss就在你眼前。
”听着,布兰特,“他磕磕巴巴的说着,放弃了经过大脑的思考。”我不是想嘲笑你老年人一样的生活方式,我只是想说——你不能将我的小甜饼都扔掉。“
“在你未解决掉渣问题之前,你都不能再吃小甜饼了。”布兰特用手揉了揉太阳穴,仿佛回忆起了打扫地板缝的恐惧。“为什么总是我打扫房间?”
......
克林特输出了心虚.gif!并没有什么效果。
布兰特使出了冷漠.jpg。效果拔群!
[玩家]克林特感觉眼前一片黑暗。
[玩家]克林特选择重启。
重启失败
重启失败
重启失败


end



———————————————————————
神经病一样的后续

“这就是全部了吗?”布兰特看着眼前的小甜饼山如是说道。
”真的是全部了。“克林特去找他的弓箭。
但布兰特先从后背神奇的变出了枪!
“在你和我拆掉房子之前,先把你兜里的小甜饼扔出来。”
克林特背对着布兰特,气氛凝结了。
肃杀的气氛让两个人的神经都绷紧了起来,谁都知道,先出手的人最可能死亡。

“别逼我动手,布兰特。“克林特缓缓将手伸进了兜内。”你做的太过了。“
”但从长远来讲,这是唯一的选择了。这样做对大家都好。”布兰特握紧了手中的枪,“你太过痴迷了,这会害了你的。”
—————————
“我们干的不赖,你想好换哪家的房子了吗?”克林特欣慰的看着废墟说道。
他一屁股坐到了刚刚挖出的沙发中,布兰特打开了废墟里捡到的啤酒
“嘿!给我一听!”
“如果不是你的爆炸箭,我们可能还不会弄得那么彻底!”他猛地将啤酒砸向对面人的脸。“该死!我的领带也被埋了。”
克林特有些幸灾乐祸,但他不太敢说出来。
总而言之。
“Cheers!”
“Cheers。”

【黑白鹰】当我做任务时,我在想些什么

食用预警:
-ooc致歉
-箱内姿势请自行想象
-白天用白片黑天用黑片
-食用愉快!w





事事不顺,怕什么来什么-鹰眼靠在箱子里想到。
他并不是怕箱子外端着枪来回走动的敌人们。而是在黑暗之中,他的大脑就出了问题。
从那天被洛基的控制苏醒过来后就没好过。
但他谁都没告诉。
真的,克林特下意识的挠了挠有几天没洗的头发。
“要我说,每天晚上看到你都是个噩梦”,他尽量压低自己的声音“你的突然出现让本来就够挤的箱子更挤了。”
“得了吧,谁都知道我已经不存在了。”那声音说着,笑着,谁都听不到他说话。
但这是真的吗?克林特凝视着他,而他摊开了双手,“该消除的都已经消除了,你恢复的不错,巴顿特工。”
你就这么在我眼前说瞎话。克林特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我们都已经同床共枕好几天了,你的枕边故事大概需要更新换代一下。”
他干笑了两声,食指比到克林特的嘴前。“别忘了你的任务。”

“我的确是消失了,真的,巴顿特工,”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做了个开枪的动作“你治疗的不错,放下了很多,但也患上了更严重的病。”
“唯一的治疗手段就是放开我这个包袱。”
他将手向前伸去,像是要夺去克林特手中的弓。

真是静的出奇,克林特想到,连守卫们的声音都听不到了。
克林特最终下了个决心,虽然他后来会后悔很久,不过这是后事了。
克林特将他搂过来,并在他的耳旁低声说

“Go to hell”

“真好”

后面的事可以用神盾局基层人员的话来说就是克林特疯了。
“巴顿特工最近是失恋了吗?要我我也可能会选择在医院度过失恋期吧。”

而克林特就在刚刚苏醒过来,白茫茫的光刺入他的眼睛,他还有点发晕。


“欢迎回来”
他笑着说





[参谋/鹰眼无差拉郎]论赚外快的正确用法

食用预警:
-ooc致歉!
-参谋/鹰眼无差拉郎
-起名废
-食用愉快w




“你打电话打的太不是时候了,哥忙着拯救世界呢!”克林特勉勉强强躲开了敌人的攻击,看了看敌人手中的武器,他有点想爆粗口。
“有新的外快接不接?”布兰特喝了口咖啡,看了看眼前桌子上摆着的几份文件,都是特工没时间处理的。“我知道你最近正好缺钱花。”


“好吧,又被你说中了。”克林特抓了抓头,似乎无视了身边的危险,“我真不该去收集那该死的小甜饼。”
“那就下午4点到那家咖啡馆好了,我会派人去等你。”布兰特看看手表仍保持着声线的平稳,虽然布兰特已经听克林特的后半句说了无数遍了。“我觉得你还是放弃戒掉小甜饼……”
“忙!一会儿再说!”
克林特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重新投入到拯救地球的任务之中。


pm4:00
克林特回家冲了个澡后就连忙冲到了咖啡馆,他又开始怀疑该死的委托人根本就是掐好了他忙完工作的时间的。
【我真不是被当作苦力了?】
但外快还是要赚的,毕竟小甜饼…
暂时去他的小甜饼。
克林特环顾四周,就是没有看到后来短信里描述的联络人员的模样的人。
“短发,西装,男性…”克林特捂着脸开始对着简练的描述感到了绝望。
但克林特还是很轻松的找到了联络员。
因为
坐在他眼前的是布兰特。
“去你的,发什么联络人员的特征。”克林特拉开了椅子,毫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布兰特就和平时见面一样,一脸不爽,但克林特的看出他有些紧张。
克林特晃了晃头,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伙计,你今天怎么了?”克林特本想友好的站起来拍拍布兰特的肩膀,直到看到了眼前的盒子,和盒子的形状。
布兰特哑着嗓子【他大概是紧张透了,克林特如是想到】打开盒子对着克林特说道
“接受,还是不接受。”布兰特将头扭到一边,戒指的光芒闪的克林特有些害羞,他感觉自己要爆炸了,他觉得自己的脸大概烫到能煎鸡蛋了。
“…给、给我的,你确定?”
【镇静点儿克林特…想想你平时受到的训练…这太他妈刺激了】
克林特放弃了回想,他努力的压制住和布兰特打一架的欲望,用颤抖的双手接过了戒指盒。
“我接受,威廉。”
“接下来就是任务的事情了。”
“……”
“约会,克林特,我请了几天的假。”布兰特顿了顿“接受,还是不接受。”
这一系列的刺激让克林特的神经受到了折磨。他摁了摁太阳穴,“我很乐意,威廉,但你要先告诉我去哪里啊?”
“来一趟小甜饼之旅…”

“我们现在就出发吧。”














【布兰特x雷米无差别拉郎】

食用预警:
ooc成灾

没有任何感情进展

来吃我安利x

食用愉快




布兰特最近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全部浪费到了文职工作上,并从心里渴望着加班费和长假。
甚至锻炼身体只能在某些特工安分守己的时候抽出点儿空来,布兰特如是想到,大多数时间都只是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跑步。
那天也并不例外。
当他第5次路过这个路口时,也是当他第五次认为文职人员苦的时候,遇到了雷米。
哦,雷米当时就坐在路边,脚边还杂乱的放着烟、酒瓶还用他那大眼睛看着他,但布兰特隐隐约约看到了他黑色衣角下的枪。
……
布兰特缓缓握住自己的枪柄
……
“…来一瓶?”雷米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一只手把啤酒递了过去,另一只手在衣兜里寻找开瓶器。
啧。布兰特的抢劫猜想瞬间被推翻,他现在正尝试去理解眼前这个耳环小子的话。“所以,你坐在路边干什么?”没有接过酒,他还是有点儿怀疑。
“看你跑步。”雷米耸了耸肩后指着一个小巷,他刚刚呆的地方。又摸索了一阵“…我开瓶器呢?”
“你就是为了看我跑步?”布兰特有点懵
雷米残忍的无视了布兰特,掏出了有些生锈的开瓶器,自顾自喝起了酒。
布兰特感觉自己又苍老了十岁,是时候去请个长假了,他想,也就是想想。而一直都像是没睡醒的雷米就只是静静的看着思路已经飘远的布兰特,仰头又干掉了一瓶啤酒。
直到一声枪响打破了僵局。
布兰特虽然是个文职人员,但仍然未忘记从前的岁月,尽管子弹并未打中任何人,布兰特还是条件反射的掏出枪对准了雷米。
“走火了?”布兰特有点尴尬。
“对”雷米慢慢举起了双手。“你是条子?”
“差不多。”布兰特最多只能说这么多,他将手枪重新放回了枪套。“你又是做什么的?”
“我不喜欢条子。”
“看的出来,你是个混混?”
“差不多。”
布兰特觉得当时想太多就是个错误,这熊青年在模仿他的语气。
他摁了摁太阳穴,又摸到了一条青筋。嗯。
于是布兰特最终对这位烟熏妆·和他长得不是一般的像的·雷米实行了人生教育实际操作版,有些高兴的和并没有任何变好倾向的雷米分了别。
后来布兰特总能在跑步时间看到雷米在路边喝酒。
直到那一天为止。

end